<th id="16x4q"><video id="16x4q"></video></th>
    <center id="16x4q"></center>

    <strike id="16x4q"><sup id="16x4q"></sup></strike>
  • 文苑擷英

    張新苗 散文——《廚藝》

    作者: 張新苗     時間: 2020-06-04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    廚藝


    春節期間,居家戰“疫”打響,朋友圈里爆發了轟轟烈烈的廚藝大賽。青銅們解鎖了新技能,黃金們開辟了新花樣,王者們邁入了新境界。

    我會不會做飯?

    “七八歲就會!”結婚前,準丈母娘問的時候,我就是這么拍著胸脯吹的。

    還真沒胡說。小時候“雙搶”農忙,我作為家里的老小,戰斗力最弱。根據人力資源優化配置原則,每到飯點,就被打發回去做飯。在田埂上拔幾禾青豆,去菜園摘幾根辣椒、割一把韭菜,到雞窩摸兩個雞蛋。

    豆角一剝、辣椒一剪,煮;韭菜一切、雞蛋一拌,煮;大米一淘,煮。

    有一天中午,我抱著一捆豆禾走在窄窄的田埂上,忽然彤云密布、狂風大作,我抵擋不住,被刮倒在泥濘的水田里。正在耘田的大叔放下拖拉機,把我和我的豆禾從泥漿里撈起,笑道:“我們都是為了一張嘴??!”

    十四歲那年,我割稻、插秧水平日益精進,“雙搶”時的掌勺重任,重回媽媽手中。除了泡面,我從此再沒做過飯,直到十五年后。

    那年老婆懷孕,老媽千里馳援??衫掀攀呛先?,我們是安徽人,又生活在陜西,南北三地,口味完全不同。

    一開始老媽下廚,老婆食之無味。后來是老媽和老婆各炒一兩道菜。

    不舍得老婆腆著肚子下廚,不忍心老媽左右為難,又擔心孕婦母子的營養,于是重新分工:老婆點餐、指導,老媽照方買菜、準備食材,我重操舊業、下廚掂勺。

    天下事有難易乎,為之,則難者亦易矣。在度娘、親娘、丈母娘和娃他娘的指導下,我漸漸摸索出了一些門道。老婆的評價,從“能吃”到“還行”,漸漸展眉“不錯哦”。

    老媽也漸漸信服:“確實挺好吃?!辈辉倬髲娪谒龍猿至?0年的做法,一邊幫廚,一邊看我怎么操作。到媳婦兒坐月子時,老媽炒的一些家常菜,已經是秦湘徽結合,一家人的口味漸漸融合起來。

    后來,我們家的常態便是,工作日老媽帶娃、做飯,周末則由我倆下廚,老婆嫌我動作慢,所以我打下手、她主勺。

    再次在廚房翻身做主,便是今年春節以后。

    疫情期間,我復工復產,老婆和孩子停課不停學。

    老婆是教師,每天要備課、錄視頻、答疑、改作業;孩子上網課,照著媽媽的配方,換個對立的角度來一套。

    老婆一會要面對一群祖國的花朵,一會輔導自家的熊孩子。這酸爽,老師和老母親們最近都深有體會。只是很少有像我們家,買方賣方兩家秀、原告被告一肩挑,痛得既有全面的膚淺、又有片面的深刻,360度無死角的折磨。多么痛的領悟,你品,你細品。

    我再次自告奮勇,主動充當大廚。

    每天下班前,想好吃什么、查好怎么做,然后買菜、揀菜、洗菜、切菜,一頓操作猛如虎,煎炒燜炸熗燴烤。不論味道好不好,大廚之勢不能倒。

    好在有前些年的積淀,每次都能得到老婆的五星好評。兒子也很捧場,大口大口狼吞虎咽。這種虛榮心和成就感,讓我體會到了“庖廚”之樂:

    在菜市場一邊挑三揀四,一邊與熟人寒暄。

    在案板前一邊手起刀落,一邊聽手機里說古道今。

    在灶前一邊翻云覆雨、顛三倒四,一邊看那些生冷硬蹭倔的食材,怎么屈從、怎么服軟、怎么化熟、怎么慢慢香甜可口。

    在餐桌前一邊縱橫捭闔、擺盤夾菜,一邊欣賞妻兒夸張的崇拜。妻子贊嘆不已,兒子隨聲附議,我口是心非地說“哪里哪里、還需繼續努力”。

    此時的背景音樂,應該是劉天王的《回家真好》:

    家里人的微笑是我的財寶,

    等回家才知道,自己真的重要。

    雙手能為家人而粗糙,

    啊多么榮耀、多么驕傲……

    少時為糊口而做飯,年輕時為愛而下廚,到如今因為享受生活情趣、體味人間極樂而烹飪。這是不是很像小說中大俠習武:年輕時為強身健體、快意恩仇,后拜名師刻苦學習套路,到最后隨心所欲、隨意所致,為國為民、俠之大者。沾得市井氣,染得煙火色,聞得腥膻味,嘗得菜根香,方得人間清歡。


    (黃陵礦業  張新苗)

    上一篇:王若雪 散文——《又是一年櫻桃紅》 下一篇:王寧波 散文——《愿你我走出半生,歸來仍是孩童...
    亚洲 欧美 中文字幕 在线,国产日韩久久免费影院,国产少妇人妻 在线播放